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巅峰开战!

  “此人也算是个重情义之人。”

  目光转回到傲慢身上,朱仙脸上露出几分郑重。

  刚才剑光华彩,一片呼啸,唯有他看见傲慢在那一瞬,都做了些什么。

  意识到自己不敌之后,傲慢果断放弃抵抗,而是以自己半边身体,挡住了背后的色·欲,如若仔细看去,便能看见色·欲的尸首仅仅受损一隅边角,远不像傲慢这样可怖。

  “嗯。”

  叶小器点点头,同样向傲慢投去了注目礼。

  相比于傲慢的惨淡落幕,另一边的懒惰,则完全是另外一副光景。

  对他而言,什么组合功法,人数碾压,皆形同虚设,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他的脚边就已经死尸堆垛,骇人至极。

  众武协弟子都不敢上前,原本灿热的一腔热血,都在此刻冰冷下来。

  “就只有这样么?”

  懒惰冷笑扫过这些人的身体,“连死的觉悟都没做好,也有胆量来这里,阻我黑羽林脚步?!”

  质问声直击众人心房,更让他们几欲崩溃。

  但就在这时,一道温润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敢站在这里,就已经是世界的英雄了。”

  这神州话有些蹩脚,却有种柔和的力量,安抚着他们内心的崩溃。

  懒惰的目光陡然一紧。

  只见这些人身后,两道身影仗剑而来,气势上皆不弱他半分。

  巅峰!

  一连两位巅峰!

  “岛国的绯心流火,棒子国的尹无相?”

  懒惰眯起眼睛,声音冷辣,“二位已经这把年纪,何苦跑来这里凑热闹,在家中颐养天年不好吗?”

  尹无相笑了笑,说道:“昆仑驿开,世界将堕入一片战火,又何来的颐养天年之说?”

  “愚钝!”

  “打开昆仑驿,是为了灵气复苏,何来战火!”

  “你们既已成就巅峰,就该知道高手寂寞,在这个境界停滞不前的滋味,难道很好受吗!”

  懒惰振声呵斥,同时面对两名巅峰,他自然是不愿立即冲突,而且对方不是四方神军,没有那么坚定的信仰,或可策反成功。

  “说的是啊,高手寂寞如雪。”

  绯心流火看着手中的剑,突然感叹一声,“当年我退隐江湖,不问世事,也实在是因为这世上,难逢对手。”

  懒惰面容不由一喜。

  难道有戏?

  可紧接着,就看见绯心流火抬眸一笑:“但好在,还有唐锐小友这样有趣的存在,所以也没那么寂寞了。”

  “……”

  懒惰额头一黑,当即就放弃了策反的想法。

  跟唐锐扯上关联的事情,他一点挽回的想法都没有!

  那家伙有多邪性,他早领教过数次!

  啪!

  鞭索猛然抽击出去,使得刚平静几分的气氛,再次凶险起来,绯心流火与尹无相这两大剑师,当即举剑还击。

  但在那之前,两人默契的向后方推了一掌,澎湃的掌力竟让那些武协弟子齐齐后腿,尽可能远离这三位巅峰的战斗。

  然而,这样级别的战斗,又怎么可能让他们独善其身。

  尚未站稳身形,便感觉一股庞然吸力朝着他们倾涌而来,欲图把他们带回战场。

  可谁都知道,一旦回去,那就是粉身碎骨!

  “稳住身形!”

  林秀儿见状不妙,第一时间冲刺过来。

  她不断挥剑,利用剑气来抵消这股浩大的吸力,其他人也纷纷效仿,这才让他们的脚步堪堪停下。

  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三位巅峰强者的战斗所吸引。

  对有些人来说,或许一生都没有机会见到这种级别的大战,顿时屏息凝神,不敢遗漏半点细节,当然,致使他们无法呼吸的,还有这大战本身所带来的压迫感。

  那种举手投足间,就能开山断河的威能,让他们感觉自己如蝼蚁般渺小,必须相互支撑,彼此感觉到同伴的力量,才能勉强抵抗这种心理上的震慑。

  短短十几秒钟,懒惰三人就交手了数百招,而以他们为中心往外延伸,数十公里的地面都化为一片狼藉,像是被犁了一遍又一遍,最深的几条沟壑,足足有两三米那样深邃!

  最恐怖的是,这三人完全都不知疲态一样,近战远攻,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

  “世人皆说,只有神州的巅峰,才有资格称为巅峰,但现在看来,各国巅峰强者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小。”

  远处河堤之上,陈玄南望着这画面,感叹一声,突然他转过眸,对楚观音问道,“因为天地镇压,御九擎应该也是巅峰强者吧?”

  “嗯。”

  “那他的巅峰与我等相比,优势多少?”

  “不好估计。”

  闭目养神的楚观音睁开眼,“但我能这么说,就算他突破不了天地法则的桎梏,地境就是地境,何况他还融合了母亲的血脉力量,与我一样,拥有强大的昆仑人体质,一旦他出现,我们就拿出全部的巅峰战力即可。”

  “嗯。”

  陈玄南点点头,心底漫过一丝震骇。

  在地球这样的环境之下,还能强冲地境,那御九擎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他在四方神军的档案库中,也翻越过不少资料,但皆是语焉不详,除了老军首能以预言的方式说过一些,其他就皆是问号。

  “对了,青龙呢?”

  楚观音突然转移话题,“为何迟迟不见他出现,你们四方神军,是要把他按到最后做杀手锏吗?”

  “那倒不是。”

  陈玄南苦笑一声,“他还在钻研《驿经》功法,一旦有了眉目,就会第一时间加入战场……”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都有些发飘。

  “也许吧。”

  他又补充一句。

  楚观音微眯眼眸:“《驿经》么?”

  听见这口吻,陈玄南不由问道:“楚总会长,你对这功法了解多少?”

  “听母亲说过一些。”

  像是勾起某段恐怖的儿时回忆,楚观音眉角轻跳,“她只说,《驿经》非常人之功法,断不可学,当我想问的再详细时,被她丢下了万丈冰潭,惩罚我的多嘴。”

  “……”

  陈玄南听的嘴角连连抽搐。

  他自然知道,楚观音的昆仑血统便是来自母亲,难道那边世界的教育模式,都如此的简单粗暴么?

  为母则刚,不过如此吧!

本页面更新于2021-06-23 13:4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