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空城》

  警报拉响!

  该死,你都是有两个孩子的老阿姨了……

  别说这一世,你比我上辈子的年级都大了好多,想吃嫩草,想得美哦!

  周默俊脸再度强化冷意,恨不能在脸上结出冰块。

  董文武好不容易停下咳嗽,将充满希冀的目光投向周默。

  关于莫然转型的问题,他和苗红在高层会议上争论过不止一次。

  苗红的态度很坚定。

  必须转!

  但从甜蜜小奶狗转到沧桑老狼几乎等于一百八十度大变向,如果没有重量级作品压阵等于自杀,宁愿不转型。

  可是,近几十年来根本就没出现过莫然这种声音的歌手,以至于他以及他的几位好友根本找不到适合的切入点,或者说写歌的感觉。

  勉力写出来的歌也只能是勉强,所以尽管苗红多次拒绝扫了董文武的面子,他也只能生闷气而不能发飙。

  正如他在会议上说的那句,年轻人更懂年轻人的口味,说不准周默能解决莫然的问题。

  于是,董文武在苗红开口前抢先开口。

  “周默啊,你和莫然都是同龄人,年轻人脑子里没有我们这么条条框框,要不你试试?”

  见董文武开口,周默知道拿捏的差不多了。

  “那行吧,我试试!”

  说完,周默对脸上露出狂喜神色的莫然向后摆手,示意他离自己远点。

  莫然老老实实的后退了几步,站定后开始努力调整呼吸。

  这一幕他经历过很多次,董爹每次请来新曲爹,新曲爹都会用同样的动作指挥他站在两米开外清唱一首或多首歌曲,好充分了解到他的声线、音色和音域。

  “周老师,我唱一首我的代表作《月光下的玫瑰》,请……”

  周默眉头一皱,伸手制止了莫然。

  他来之前听过这首歌。

  虽然知道莫然清唱出来的是原声,但他听到歌名后脑子里全是修过的音,太魔性,周默担心不能客观评价莫然的声音,所以他决定换个办法。

  “来,do、ri、mi、fa、sol、la、si,从你最极限的低音开始,标准是每个音阶不换气唱完七个音节直到最后一口气耗尽,然后最快速度换气升KEY唱,一直升到你破音。”

  听到周默的要求,董文武和苗红两人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这场考试不好过啊!

  莫然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难度,他如往常练习发声一样,先深吸一口气用胸前剑突位置支撑住气息,打开喉咙从胸腔里发出第一声“do……”

  周默、董文武同时皱起了眉,又同时瞪了一眼苗红。

  周默没说话,董文武却开口喊道“停一下!”

  莫然一脸茫然的停了下来。

  董文武语重心长的告诫莫然道:“小莫啊,既然你要转型就别紧着嗓子唱!放松下来,我们要的是你本声,就听那股子沧桑味!”

  莫然点点头,晃了几下脑袋,继续开口“do……ri……”

  “停!”

  这一次却是周默开口叫停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之情,“去把妆卸了,换件正经T恤再回来!”

  莫然看向苗红。

  苗红笑道:“去吧,就当扒掉偶像包袱了!”

  莫然才恍然大悟,难怪一张口就不由自主的收紧喉咙,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周老师好厉害!

  莫然对周默微微一躬才转身匆匆离开。

  苗红看着莫然离开的背影,突然有一种失落感。似乎莫然再回来之后,她就不再是他的最大依靠。

  想到这里,周默刚不久那几句话涌上心头,苗红不由的粉面一寒,重重地哼了一声。

  周默没有理会她,而是坐回沙发,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曲谱本,用笔在标题行写下了两个字——《空城》。

  苗红提了很多要求,其中有一条是要照顾到莫然欧美粉丝的口味,那么再没有比《空城》更合适莫然的歌了。

  不管前世如何,反正在这个时空里两首歌都是周默原创。最关键的是这两首歌只能卖给同一人,否则就是一歌多卖伤人品。

  周默觉得苗红一定会把《Apologize》也卖下来,毕竟这首歌也很优秀。

  Billboard上榜40多周,最高成绩是4周排名第2,11周排名第3,统共在前5名待了19周。

  他用的是五线谱,写起来有些费时,但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有催促他,而是屏息静气等他写完。

  终于,周默放下笔,抬头看了眼董文武。

  就在董文武以为周默要将写出的歌递给自己过目的时候,周默却小心翼翼地将曲谱收起放回背包里。

  莫然回来了。

  卸了妆,又换上了一件纯白色圆领T恤,就像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脸上还带着一点点羞怯。

  “嗯,像个男人了!”

  周默简单点评了一句,也不管莫然被这句话弄得有多尴尬,摆摆手示意莫然站到原来的位置上去。

  或许是因为褪去了偶像皮肤,也或许是做了心理建设,这一次莫然顺顺利利的完成了演唱,而且他还让周默大吃一惊。

  低音极限Eb2能咬字,黄金音域#F4起头到G5,混音能到A5。

  不过问题也突出。

  他习惯用鼻咽共鸣,胸腔共鸣有些单薄。

  周默摆了摆手示意莫然停下。

  我又错了……

  莫然瑟瑟发抖,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冰冷的眼睛,而那双眼睛正看向自己。

  “颅腔共鸣……”

  下一刻,也不见周默开嗓,张口就来了一声B6的“啊~~”

  突如其来的一个高音把莫然吓了一跳,也令苗红、董文武整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普通人真声最高一般在D4~F4,如果歌手的真声上不了G4会被视作高音区从缺。

  职业歌手常用的高音区在G4~#A4(降B4),这小三度的音区如果能唱出不俗的厚度、声宽而且能稳住持续咬字,就已经是大众印象中高音牛人了。

  以#A4为分水岭,能娴熟演唱该音的以上的C5(HighC)并且保证质量,就是高音超人。

  周默在《奉献》中秀了一次惊人且华丽的D6,已经被圈里人认为是高音之极,没想到他唱B6和D6一样轻松,而且音色依然无比优美空灵!

  老天爷太不公平,这可是B6啊,就这么靠在沙发上轻松上去了?

  就如爬高楼比赛,发令枪响起,周默原地不动看着其他人蜂拥冲入楼梯。

  就在一帮人拼了老命冲到了100层已经看到了设在101层的终点线,周默在一层腾空而起像火箭般直冲而上,轻轻松松的落在了102层。

  最后,他双手抄在裤兜里慢悠悠地走下楼梯,在人们绝望的注视下走过终点。

  老天不公平!

  ri~

  mi~

  周默每降一个音阶只唱一个音节,一直到了F2的时候,周默的手点在了丹田位置。

  “记住这个位置,这是腹部支撑点。你要想象腹部两侧肌肉在膨胀,气从丹田向上,在胸部剑突点找到第二个支撑点,引发胸腔共鸣,你的声音沙,如果没有足够的胸腔共鸣就会飘!”

  莫然点了点头,看望周默的目光中多了一丝钦慕。

  周默急忙一脸嫌弃的摆了摆手,“别这样看我,你又不是女人。继续!”

  周默是故意的。

  他已经决定了。对娱乐圈的人,不管年龄也不管性别,一定要时时打击,常常嘲讽,一切为了自身清白。

  哥是直男,你别动歪心思!

  莫然:……

  好吧,我唱!

  莫然努力唱完,周默满意地点了点头,打开脚下的琴盒拿出一把旧吉他。

  真的很旧,共鸣箱上的漆都掉了,指板边缘已经发白,一看就知道吉他主人的生活一定很窘迫。

  董文武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苗红。

  董文武:可懂,他真的缺钱了!

  苗红:看我的!

  周默心中冷笑一声,拨动琴弦校音,同时开口申明态度。

  “今天一次性解决了。先说好,别琢磨什么长期合同!好歌不愁没人要,得多傻的人不卖歌卖自己啊……”

  董文武嘴角下拉。

  你是在内涵我吗?

  周默没等董文武回答,手一拂,一段如泉水般流畅的优美旋律从指间飞起。

  一道略带着浓浓沧桑感的歌声响起。

  可能是寂寞

  空气变得很稀薄

  满城霓虹开出荒漠。

  还为你等着,我的心快要死了,要有什么刺激我魂魄。

  太深,太多,爱会走火入魔

  任由你,自由的,耗在我苦中作乐。

  这城市那么空,这回忆那么凶,

  这街道车水马龙,我能和谁相拥。

  这眉头那么重,这思念那么浓,

  Alone……

  ……

  一曲完毕,没有掌声?

  周默抬头看去,发现董文武他们一个个张着大嘴看向自己,目光怪怪地,就像猫咪看到了猫薄荷……

  我艹,他们不会爱上我了吧!

本页面更新于2021-06-23 13:4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