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遗传噩运

  陆昭的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如果钟叔口口声声说李阿婆并不存在,那么自己之前看到的,又是什么?

  一阵恶寒如同跗骨之蛆沿着他的脊背窜至头顶,陆昭的双唇因为紧张而变得干涩。对上钟叔探究的眼神,他只觉得自己像是个被审讯的犯人。

  一时间,屋内陷入了一种诡异静谧的奇怪氛围中。

  尽管心里很慌,可陆昭转念一想,离开前,李阿婆曾经叮嘱自己,不要相信这个钟叔的话。

  虽然李阿婆言行举止怪诞诡异,但陆昭能感觉到,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如果她并没有欺骗自己,那么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正常的钟叔,才是在撒谎的人。

  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只是没事想跟自己开个玩笑,单纯的吓唬人?

  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后,陆昭决定明天亲自去六楼一探究竟。

  眼下他并不想引起钟叔的怀疑,安静了几秒后,陆昭挠了挠头,尴尬的笑道:“我跟您开玩笑呢,确实是马先生叮嘱过的。”

  “你这孩子,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大半夜的可别乱说话。”

  奇怪的是,钟叔的情绪转变的很快,竟是丝毫没有怀疑自己。他看了眼手表,对陆昭说道:“那时间也不早啦,我先回去睡了。”

  “谢谢钟叔,慢走啊。”陆昭热情的将对方送到了门外。

  “对了。”

  钟叔像是想起什么,忽然停下了脚步。他意味深长的看着陆昭,缓缓道:“这栋大厦风水不好,阴气比较重。而人在运势低的时候,是很容易撞到些不干净的东西的。阴间的鬼为了找替身,会蛊惑阳间的人。只要别信它们的话,就不会有事。你懂我意思吧?”

  “钟叔,你刚才还讲过,晚上不说鬼呢。”陆昭并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我胆子小,您别吓我。”

  后者闻言,顿时哈哈大笑:“我也跟你开玩笑呢,你好好休息吧。”

  目送钟叔的身影下了楼后,陆昭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他快步转身回到屋内,立刻将门反锁了起来。

  不管是这栋大厦,还是住在这里的人,无一不充斥着诡异。

  陆昭抬起头望向了天花板。很明显,刚才钟叔是在暗示自己,楼上的李阿婆并不是人,自己今晚撞鬼了。

  他提起行李箱走进了卧室。

  卧室面积莫约十平米,靠西的墙边放着一张简易木板床,旁边是衣柜和书桌。盥洗室的门正对着窗,打开后,陆昭看到了洗手池和一面镜子。

  将盥洗室的门关上,陆昭坐到了书桌前,打开了笔记本电脑里一个名为【旺森大厦】的文件夹。

  他不是不知道这栋大厦有问题。

  在来香港之前,陆昭就已经通过网络,搜集了一系列关于旺森大厦的资料。

  这栋大厦的前身,最早要追溯到1892年。当时香港在二战前,曾于第四街建立立一座麻疯病院。为了避免传染,这些麻风病患者只能被隔离在医院等待死亡。

  而到了二战时期,日军占领香港,把医院改造称刑场,杀害了很多中国人。后来日军投降,医院才彻底荒废。

  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这栋废弃建筑被改成了居民楼,也就是如今的旺森大厦。传闻,当年在施工过程中意外频发,好几名工人离奇死亡。大厦建好后,每到夜晚,楼内的住户总能听到走廊里时常传来惨叫声和撞击声。

  人们都说,大厦里作祟的都是过去那些枉死的怨灵。

  正如钟叔所说,到了六十年代中期,大厦发生了一场离奇的火灾。那次火灾烧死了很多人,大厦重建后,不少住户从楼内搬了出去,如今住在那里的,除了一些老人,大多都是社会底层贫民。

  后来据风水师说,第四街怨气太重,是全香港最阴之地;简言之,就是地狱与人间的出入口。因此,亡魂常在那附近聚集徘徊;而旺森大厦,是一座只给死人住的阴宅。

  大厦里奇怪的规矩、闭门不出的租户、身份可疑的阿婆、笑面虎保安……如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能说明这个地方确实有问题。

  可即便如此,陆昭还是抱着坚定的决心住了进来。

  他这么做的原因并非为了作死寻求刺激,而是要弄清楚一件事。

  之前,陆昭并没有对巴士司机撒谎。他的人生自出生起,便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自己尚未满月时,父亲便在家中离奇上吊自杀了。母亲将自己跟哥哥抚养长大,九年前因为癌症不幸去世,只留下他跟哥哥相依为命。

  四年前,陆昭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亲哥哥却在27岁生日当天跳楼,步了父亲的后尘。

  而哥哥从楼顶一跃而下的时候,口中高喊着一个叫旺森大厦的地方。

  而后不久,陆昭才从母亲留下的遗物中发现,自己的家族似乎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影响:从爷爷开始,叔伯、父亲、哥哥……家中男性从没有人能活过27岁。

  不光是哥哥,当年父亲在自杀时,也曾在家中墙壁上写下了“旺森大厦”四个血字。

  陆昭回到老家县城,从奶奶家里找到了爷爷留下的日记。在日记里,陆昭愕然发现,爷爷去世前就一直住在一栋位于香港西营盘第四街,名为旺森大厦的地方。

  二者之间的种种联系让陆昭感觉到,始于爷爷身上的家族诅咒,很有可能就来自于此。

  奇怪的事情还远不止这些。自从哥哥死后,这四年里,自己几乎每晚都会梦到同样的场景:在一间阴冷恐怖的屋子里,陆昭总能看到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

  他始终未曾见过那女人的脸,可女人却说,她一直在旺森大厦等着自己。

  旺森大厦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为什么爷爷会沾染上这恐怖的诅咒?梦里的女人又是谁?

  陆昭感觉,冥冥中,那些复杂的谜团编织成了一张巨网,将自己围困其中。

  之所以敢住进旺森大厦,并不是因为他胆大。相反地,陆昭比任何人都畏惧那即将到来的死亡。

  他不愿每晚重复着相同的梦魇,在一天天仓皇无措的等待中迎接死神的末班车。陆昭要改变家族悲惨的命运,他想活下去。

  因此,在距离自己27岁生日还有三个月的时候,他毅然决然辞去了内地的工作,独身一人回到了香港。

  从走进旺森大厦的那一刻起,陆昭的心底便涌现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直觉告诉他,所有的谜团,都将在这里揭晓。

  所以他来了,就算最后无法摆脱诅咒,起码也要弄清每晚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女人究竟是谁,她召唤自己,又有什么目的。

  合上电脑后,陆昭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生锈的铁盒以及香坛等物品。

  里面除了哥哥的遗照,还有一摞火柴。

  不多不少,正好91根。火柴全部烧完,自己的生命也将迎来终结。

  将哥哥的照片摆放好后,陆昭下意识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戒指。

  这是一枚质地温润的和田玉戒,通灵剔透,莹润光泽。细细看着,玉中心隐约泛着一抹红色,像是根根血丝侵入其中,有着说不出的诡异之美。

  这枚戒指是哥哥的遗物,陆昭缓缓转动着它,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哥哥趴在血泊中的画面。

  眼看着十二点已过,电脑右上角但时间跳转到了2021年8月21日。

  陆昭深吸一口气站起了身。他擦了一根火柴,点燃了三支香。

  “嚓——”

  光芒一点点耀眼起来,火苗在黑暗中跳动,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弱的光,映照在陆昭那张毫无血色的面孔。

  一秒、两秒、三秒……渐渐地,火苗不断缩小,最后悄然化作一缕轻烟。

  火柴燃尽后,陆昭面无表情的将它丢进了垃圾桶。

  盒子里还剩90根火柴。距离自己的生日11月21日但到来,也只剩下90天了。

  陆昭将香插进坛中,对着哥哥的遗照深深鞠了一躬。

本页面更新于2021-06-23 13:4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