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邻居

  05户和自己家的间隔不到两米,来到对方门外,看着那扇紧锁的房门,陆昭犹豫了一下,随后按响了门铃。

  果不其然,回应他的是一片死寂。陆昭又按了几下门铃,尝试着敲门、询问,可无论他如何呼唤,隔壁始终没有半点动静。

  就在陆昭打算去楼上再看看李阿婆的时候,转角楼梯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视线之中,一个戴着宽大遮阳帽、身穿宽松睡衣的女人推着婴儿车出现在了走廊。

  女子莫约一米六出头,因为5a没有电梯,她只能独自一人将婴儿车抬上了楼。

  她推着车,在01户门口停下了脚步,随后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陆昭有些意外,除了隔壁的恐怖女人,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5a的其他租户现身。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陆昭快步上前,打算跟这位邻居套套近乎。想起对方一直住在这里,对楼内的情况应该也有些了解才对。

  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后,女子下意识回过了头。她并没有化妆,不知是不是因为素颜的缘故,容貌看上去有些憔悴。

  “你是谁?”女子警惕的挡在了婴儿车前,眼神中充满了戒备。

  “抱歉打扰了,我叫陆昭,是昨天新搬来的住户,就住在06户。”陆昭连忙解释了一番。

  “原来是新邻居啊。”女子为人还算友善,朝他点了点头:“我叫冯欣云,有什么事吗?”

  “我想跟您打听一下05户的事。”陆昭说话之际,视线瞟到了婴儿车。此时虽是夏季,但女人却将孩子捂得严严实实,只能隐约看到毛茸茸的脑袋。

  “05户?那间屋空了很久了,哪里有人住啊。”

  听到女人说话,他立刻转移了视线。

  冯欣云压低声音凑到了陆昭面前,神经兮兮道:“你该不会撞邪了吧?我们这栋楼里确实不太干净,不过住久了,就会习惯的。”

  听她这么说,陆昭心里一惊,表面上却强行挤出了个笑容:“这样啊,谢谢您的忠告。”

  “鬼嘛,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我也见过鬼,它每天都会来找我。可那又怎样?还不是拿我没办法?”

  冯欣云朝陆昭笑了笑,随后提起了脚边的菜篮。

  她慈爱的看着婴儿车内的娃娃,像是在自言自语:“bb,我们回家,妈咪今天给你煲粥哦……”

  女人的话让陆昭汗毛直竖,目送着对方进屋后,陆昭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这楼里的住户,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刚才听冯欣云的意思,05户确实是一间不干净的凶宅。可虽然她外表看上去很正常,但言行举止却透露着说不出的古怪。对于她的话,陆昭依旧持怀疑态度。

  如此看来,自己还是应该求助李阿婆才对。

  陆昭一边想着,快步上楼梯来到了六层。

  就在这时,他突然注意到,昨晚地上的奇怪痕迹已经不见了。

  603大门紧闭,自己在外面敲了半天,都没有听到李阿婆的动静。

  难道阿婆一早就已经出门了?

  他环顾四周,想起钟叔曾经说过,六楼还住着三户人家。

  陆昭来到了一处墙角堆放着生活垃圾的门口,按响了门铃。正如钟叔所说,住在这里的是一对夫妻。

  值得庆幸的是,这对夫妻还算正常。面对陆昭的询问,二人也一一给与了答复。

  然而当陆昭询问起603户的李阿婆后,却得到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答复。

  陆昭失魂落魄的走到了电梯附近,脑海中还不断回响着刚才那对夫妻的话:

  “603的主人是个终身未婚的独居老头,他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我们在这里住了五六年了,从来都没见过什么阿婆。”

  不管是李阿婆,还是隔壁05户的夫妻,他们都是不存在的人……

  合着自己昨晚见到的,全都是鬼?

  想起昨晚李阿婆曾经跟自己一起搭乘过这部电梯,陆昭胆战心惊的望向了四周,生怕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明明才刚来大厦,怎么会接二连三遇到那么多鬼魂?

  陆昭看着电梯反光里自己苍白的脸,痛苦的抓了抓头发。他突然想到了那个神秘的旗袍女人:虽然她也是鬼,但这四年来,除了不断让自己陷入梦魇以外,对方似乎从来没害过自己。

  昨晚在梦里,她警告了自己不要多管闲事,同时也提醒了自己,今晚还会有更大的危险降临……

  “不,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情都没弄清楚。”冷静下来的陆昭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按下了一层按钮。

  虽然李阿婆目前下落不明,但也不能光靠别人的几句话,就断定她是不存在的人。

  尽管知道对方不一定可信,但对陆昭来说,如今唯一能给自己提供线索的,就只有这栋大厦的老保安钟叔了。

  来到这个陌生诡异的环境后,陆昭彻底意识到,似乎所有的谜团,都集结在了自己身上。

  红衣女人也好,李阿婆、钟叔、代理人也罢,他们表面上都是为了自己好,但实际上,似乎各自都有目的,他们所说的话并不能完全相信。

  陆昭来到了一楼保安室。隔着窗户,他看到了钟叔正端着一杯茶,戴着老花镜,认真的看着报纸。

  陆昭敲了敲窗户,后者听闻动静后抬起头,眯起眼睛朝他笑了笑:“是你啊,怎么样,住的还习惯吗?”

  “还行,就是家里闹耗子,把家具啃坏了。”陆昭说道。

  “你那间屋子朝向不好,比较阴冷潮湿,是会有老鼠的。不过没关系,你等着啊,我给你找点老鼠药。回去以后把它洒在厨房角落,就会好些了。”

  钟叔为人十分热情,他起身拿着钥匙,从储物间里翻找出了一包老鼠药,递给了陆昭:“不过话说起来,你怎么会想到来租我们这栋楼的?你一个人不害怕吗?”

  面对钟叔的询问,陆昭留了个心眼。关于自己爷爷跟红衣女人的事,他只字未提,只是说自己来香港打工,住不起太贵的房子。

  钟叔“哦”了一声并未在意。

  见此情形,陆昭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昨天半夜,我还听到隔壁有奇怪的动静。大晚上,那家女主人还来敲我家的门,问我借东西。”

  听到陆昭这么说后,原本笑呵呵的钟叔猛地瞪大了眼睛,快步打开了保安室的门,将陆昭拉进了屋。

  像是忌讳什么一样,钟叔谨慎的环顾四周,这才压低声音对陆昭说道:“她问你借什么了?你没答应她的请求吧?还有,昨天晚上,你有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房间?!”

本页面更新于2021-06-23 13:4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