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悬案

  “这件案子之所以说是悬案,就是因为在后来的庭审中,它变成了一桩没有尸体、没有证据、单凭嫌疑人一份口供就开庭受理的案件。林月娥的律师说,没有找到周广生的尸体,就无法证明其已经死亡,因此他有可能只是失踪。”

  钟叔对当年的事件有着极其深刻的记忆。

  他说,当时辩方律师出具了一份林月娥的精神鉴定证书,证实她确实患有精神类的疾病。

  也正因为此,虽然林月娥供述了杀人的经过,但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真的杀了人,并且她的话也不具备可信度。

  辩方律师认为,以上一切都是出于林月娥自己的幻想。

  “那最后呢?林月娥怎么样了?”听到这里,陆昭忍不住追问。

  “直到现在,周广生的尸体下落依旧是个谜。虽然没有实质性证据,但法官仍然确定了林月娥杀人的事实。最终陪审团以5:2的票数判定林月娥误杀罪名成立,谋杀罪名不成立。而林月娥本人,需要终身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钟叔叹了口气。

  “可是她入院后不久,就在病房里上吊自杀了。至于他们的女儿周爱玲,被远房亲戚收养,搬到了九龙那边。”钟叔说,而05户也在这起案子发生后,成了远近闻名的凶宅。

  三十年间,尽管这间屋子曾多次被出租,但住过的人无一例外,最长半年,最短的甚至一个月都不到,全都搬走了。

  而他们搬家的原因也都一样:那便是这间屋子一到晚上,就会闹鬼。

  时间久了,便再也没有人敢租5a05户这间房。

  听那些搬走的租户反映,每到半夜,厨房里便会传来碗盘摔落以及剁东西的怪响;不仅如此,走廊外还总是传来女人的哭声和求救声。

  钟叔的话让陆昭听的心里直发毛,如今他才刚到香港,爷爷的秘密、红衣女人的身份还是一团谜,怎么现在麻烦又一个个找上了门?

  不行,自己绝不能现在死去。

  那个红衣女人一定知道爷爷和大厦之间的秘密,或许她有办法能帮自己解开身上的诅咒。只有想办法活过今晚,自己才能找她问个明白!

  想到这里,陆昭急忙恳求起了钟叔。能在这样的大厦里相安无事度过几十年,他绝对是个深藏不漏的高人。

  “这么多年来,住户们到了晚上就不会出门,也不理会林月娥的请求,所以一直以来,楼内其他住户们都相安无事。”

  钟叔打量着陆昭,继续说道:“虽然你没把东西借给她,但终究还是坏了规矩。”

  “可是钟叔,有件事我很在意,林月娥为什么要找人借手机啊?”

  陆昭小心翼翼问道:“如果能如她所愿,将手机借给她,她会不会就此饶我一命?”

  钟叔闻言,顿时眉头紧蹙,连连摆手:“不可!年轻人,你知不知道,死人问活人借东西,借的不是普通物件,而是你的阳寿啊!你要是答应了她,怕是活不过今晚了!”

  “那我应该怎么办?”陆昭从未接触过这样的事情,顿时感觉大脑嗡嗡响的厉害。

  钟叔从柜子下面翻出了一把用报纸包好的香火和一大兜子黄白纸钱递给了陆昭。

  他攥着陆昭的胳膊,眼中满是担忧:“这样,到了晚上九点,你去路口把这些东西都烧了,然后立刻回家。回来的时候,不管听到谁喊你,千万不能回头!回家以后立刻锁上门,直接蒙着头一觉睡到天亮,等到了明天,应该就没事了。”

  收拾好这些东西后,看着桌上的老鼠药,钟叔又想到了什么,连忙询问陆昭:“对了,除了无缘无故闹耗子,今天早上,你还遇到过什么怪事吗?”

  被他这么一提醒,陆昭这才想起浴室里无故破碎的镜子和无故上门的那只黑猫。

  而在他说完后,钟叔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不断摇头。

  他告诉陆昭,镜子碎了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情,预示着家中风水出了问题。

  老鼠成群结队出来乱咬东西、磨牙,在老话里也叫“老鼠数钱”。说明家中人丁不旺,感觉不到“人气”,老鼠才敢肆无忌惮出来活动。

  至于漂泊猫上门,也有“猫来孝”之意。

  遇此情况,便要留心家中是不是有人身体欠佳,或防备意外之灾降临。因为这一征兆,预示着家中有人将会遇到灾祸。

  猫来孝是死亡、意外灾害的象征,之后家中或有白事,需要做孝、戴孝。

  “如果自来猫还呆着不走,说明你家里有一些角落阴暗,风水气场不好。你这一早遇到的,全都是大凶之兆啊!”

  钟叔告诉陆昭,有的枉死鬼想要解脱,就只能用找替身的方法害人。

  他担心的是,恰逢今晚中元夜,再加上这些不祥之兆,如今陆昭恐怕已经被林月娥盯上了。

  “所以您的意思是,林月娥想要我的命?”陆昭心中一紧。这一次,钟叔的话与红衣女人不谋而合。

  如今,在发现李阿婆才是有问题的那个人后,陆昭反倒发现,自始至终,钟叔都没有骗过自己。

  “住在这里的人其实早就习惯了,毕竟这么长时间以来,也没闹出过什么命案。大家都说林月娥怨魂不散,舍不得离开这个家。她想折腾,就随她去吧。这些年林月娥除了偶尔现身作祟,从未害过人命。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遇到这种事。”

  钟叔严肃道:“只要你老老实实照我说的做,运气好的话,兴许能逃过一劫。”

  他说着,从冰箱里拿了一桶泡面和两袋面包递给陆昭:“鬼缠身,运势衰。除了晚上烧纸,你这一整天也别乱走动了,就在家里好好呆着。”

  他拍了拍陆昭的肩膀,安慰道:“你别太着急,过了这道坎,应该就没事了,以后记得遵守楼里的规矩就好。”

  听钟叔说完后,陆昭连忙伸手去接,一番千恩万谢后拿着东西回到了家中。

  一进屋,陆昭便立刻将门反锁了。此刻,那只黑猫正趴在窗台边,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听到门外有动静后,它立刻翻身跳下了窗沿,邀功似的蹭了蹭陆昭的裤腿,领着他来到了厨房。

  地上一片狼藉,垃圾桶也被打翻在地。很快,陆昭便在下水道附近,发现了两只早已死去的肥老鼠。

  “你还真挺能干的。”他摸了摸新室友的脑袋,黑猫似乎很是享受陆昭的触摸,它舒服的眯着眼睛,蹬着腿蹭了蹭身子。

  就在这时,陆昭想起了钟叔之前的告诫。

  “所以你是来给我送终的吗?”

  他弯下腰,看着面前的黑猫。若是换做一般人,早就将这只猫视为不祥驱赶走了;可陆昭却不一样。

  在他看来,万物皆有灵性,这些流浪的动物内心深处也渴望着有一片能防风遮雨的屋檐,渴望被人关怀疼爱。

  猫是一种喜欢我行我素、个性高傲的动物。可如今这只黑猫的一举一动,都在小心翼翼的讨好着自己。

  反正自己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为了避免诅咒延续,陆昭这些年来从未与异性有过多接触,也拒绝了认识两年,始终对自己有好感的女性朋友。

  他早已做好了孤身一人赴死的准备。

  陆昭并不喜欢孤单,可如果无法解除这个恐怖的诅咒,至少,也要让它在这个世上消失。

  陆昭摸了摸黑猫的后背,站起了身。如今他在这里没有任何亲戚朋友,生命也只剩下短短的三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里,若是有个活物能陪着自己,倒也不错。

  “你这么脏,可上不了我的床跟沙发。走吧,我给你洗个澡。”

  似乎听懂了陆昭的话,黑猫温顺的叫了一声,伸出两只爪子攀附着他的裤腿。被陆昭抱入了怀中。

本页面更新于2021-06-23 13:4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