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4章

  第1814章

  齐景云作势要跪,被清欢抬手制止了,撇撇嘴:“没想到,老头派来助纣为虐的竟然是你。我相信,你一定是被逼无奈的,是吧?”

  景云点点头:“对,假如不能请你们回去,让我提头回京。”

  简直太卑鄙无耻了,老头知道,一般人还真奈何不了慕容麒,竟然以齐景云的性命做要挟。这下,谁还好意思跑?

  可怜的景云,夹在中间做受气包。

  “我们就是给自己放几天假,带着孩子出来玩玩,领略一下我长安的大好河山,让孩子们多长一点见识。之后就回去了。没想到父皇竟然这么不放心,还专程派你来接我们。商量一下吧,有没有可以通融的余地?”

  对于冷清欢如此厚颜无耻,冠冕堂皇的借口,齐景云已经是习以为常。他爽快应承:“有。”

  啊?

  清欢也不过是贫个嘴,没想到齐景云竟然答应得这样痛快,有点始料未及。

  要是老爷子这么好说话,就不至于如此劳师动众,设下这个圈套让自己现身了。唯一的解释就是,还有更大的阴谋在等着自己。

  慕容麒也是一样的想法,跟清欢对视一眼,半信半疑:“说吧,有什么条件?”

  齐景云眼神示意,几人另寻僻静处说话。

  围观的人已经赦免平身,对于自己能够亲眼见到如此阵仗,全都兴奋得满脸红光,身上的病痛都忘了。

  齐景云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摸出一封信札恭敬地递了过来:“皇上的旨意。”

  慕容麒抬手去接,齐景云手里的信一拐,转向了清欢:“皇上说,是交给太子妃的。”

  慕容麒抿抿薄唇,有点失宠的赶脚。

  “肯定是要骂我一个狗血淋头。”

  清欢不情愿地接在手里,将信札打开,逐字逐句去看:

  ——冷清欢你个混账羔子不孝子听旨。

  就这一句话,就可以想象得到,老爷子拟旨时吹胡子瞪眼,暴跳如雷的样子。

  清欢理亏,撇撇嘴,继续往下看:

  ——别撇嘴,知道你被抓一定不服气,但是现在你儿子在我手上,你要是敢不听老子的话,老子立即下旨,将皇位甩给你儿子不管,老子也带着媳妇游山玩水去。

  这口气,哪有身为皇帝的威严与端庄啊,不称朕改称老子,活脱脱就是个跳着脚破口大骂的老头。

  清欢拍拍脑门,瞅了一旁的慕容麒一眼,慕容麒也有点傻眼。没想到自家朝堂之上威风八面的父皇,竟然这么不正经,也要撂摊子走人。

  两人继续无奈地往下瞅。

  ——你们要是不想回来,也成,老子有条件。

  给国库增银百万,你们可以游玩一年。

  能给朕再生一个孙子,加一年。

  拿下西凉,加五年!

  注意:第二条可叠加。

  落款:你爹。

  清欢和慕容麒傻眼了。

  老爷子还真会做买卖,横竖都不亏。

  还叠加,自己跟慕容麒要是在外游山玩水几年,合着回京时,要用绳子串一串葫芦娃回去叫“爷爷”?

  还有,拿下西凉这是什么鬼?当过家家呢?您老也太高看你家儿子与儿媳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1-06-23 13:4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