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保护区的贼

  渥太华狮群夺得水源的使用权后,度过了平稳的一周。

  然而草原干旱的形势却越发严重,水塘里的水已经干涸,只剩下三三两两的浅水坑,动物们大半都已离开,而留下的大多数也喝不到水。

  如今为了抢夺这有限的水源,狮群不得不和其他族群发生战斗。

  渥太华一头母狮死在了水牛的围攻之下,另外一头脖颈被角马的犄角挂穿,硬挺了几天后,也一命呜呼。

  杨弘毅没办法阻止这种事发生,要喝水必须到河床中央去,如今那里全是狂暴的水牛、角马,它们完全不畏惧狮群。

  两天之后,水塘彻底枯竭,看不到一丝水了。

  这片草原的动物全部离开,又向其他地方迁徙而去。

  杨弘毅站在漫野勒提河床上,望着远去的动物,不禁心想,连这里都没有了水,哪里还会有水呢。

  整片大地彻底陷入了干旱,有些地方的土质已经完全硬化,要不了多久,就会开裂。

  现在的萨比森,恐怕真是赤地千里之景象。

  接下来几天,狮群都没有猎物可捕,只能又在河床上挖了一些肺鱼充饥。

  整个狮群都陷入了饥饿之中,不安的气氛在营地上空飘荡。

  朱莉趴在草丛里,似乎快要不行了,盖亚和之前的斯巴达母狮们都围在它身边。

  杨弘毅来到这头老母狮身前,低下头颅,任凭它用狮掌抚摸自己的鬃毛。

  朱莉今年可能已经14岁了,是真正长寿的狮子,它伴随西街联盟走过了最辉煌的岁月,又见证了坏男孩的崛起,还养育了盖亚这样的出色女儿,让其成为北部狮群的领袖。

  它并没有多少遗憾,能这样宁静祥和的离去,对于狮子来说是莫大的幸运。

  杨弘毅尊敬这位老领袖,是它将斯巴达的几只雄狮辛苦拉扯而大,没有它,或许也就没有坏男孩的今天。

  麦森和斯巴达的其他母狮离去后,朱莉便总是形单影只,或许它已经累了,就这样离去也好,不再需要忍受这世间之苦。

  当朱莉一脸祥和地闭上了眼睛时,杨弘毅带着北部狮群离开了这里,它不希望发生有狮子饿吃朱莉的事件。

  狮群虽然饿,但绝对不能干这种事,否则一旦以后再出现饥荒,很有可能便会杀戮同伴取食。

  他沿着地上留下的蹄印找寻动物的身影,但动物们一直没有停下脚步,狮群没办法捕猎。

  傍晚的时候,狮群不得不临时扎营休息。

  杨弘毅趴在河岸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水和食物都没有,狮群过得很艰难,今天有几只小狮子似乎已经中暑,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装动物的货车又从远处驶来。

  这些天杨弘毅已经看到好多辆这种车经过草原,不知道要做什么。

  他好奇地跟着车辙印尾随而去。

  货车一路行驶,经过草原,到达一处矮丘陵地带便停了下来。

  司机和一名工作区人员跳下车,用遥控装置将铁笼子的栅栏升起。

  顿时铁笼子里的羚羊便纷纷跳了出来,来到了这片草原。

  放了这些动物后,两人便上车离去。

  杨弘毅在远处望着这些羚羊,发现它们很独特,之前从来没见过。

  它们有着黄褐色毛皮,额头、双颊、鼻梁处有大块的黑斑,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高高直直的犄角,彷如两个细长锥子。

  杨弘毅并不是知道这是保护区引进的新物种,贝萨羚羊,喜欢生活在干旱草原,已经濒临灭绝,是保护区花了大价钱买过来的。

  这批动物进过来,已经在保护区营地养了许久,因为上面的一个决定,不得不现在放出来。

  杨弘毅只见这些新来的家伙似乎不熟悉这片区域,站在原地观望了许久,也不知道要去哪。

  这一幕顿时令他大喜,急忙悄悄离开,回到北部狮群,召集了二十头母狮,以及莫瓦斯兄弟和冥河男孩。

  它们在杨弘毅的带领下,离开营地,来到贝萨羚羊放生的地方。

  杨弘毅让母狮散开,将整片丘陵团团围住,慢慢朝里面推进。

  而雄狮则在外围策应,一旦有漏网之鱼,上去补刀。

  捕猎的狮群迅速形成一个环状的包围圈,确保了每片区域都有一只狮子就位。

  贝萨羚羊站立的地方是两个矮丘陵之间灌木地带,所以当狮子们出现在坡上时,它们才注意到有敌人出现。

  几十头羚羊吓得下意识就乱窜。

  但渥太华包围圈已成,二十多头狮子迅速从坡上冲下,将羚羊夹在中间。

  羚羊数量众多,母狮们轻易就能逮到一只。

  而那些从空隙跃出,想要逃命的羚羊则被后面的雄狮抓住。

  一时间,新来的物种遭受了噩梦般的袭击,大大小小的羚羊全被渥太华狮群咬死,最后只逃出去了一半,保护区损失惨重。

  杨弘毅看着地上躺了二十多头羚羊,很是满意,这个伏击计划很是成功,母狮们的配合也很好,几乎每一只都有捕获到猎物。

  他先呼唤看守营地的母狮将剩下的狮群带过来,然后开始分配食物。

  羚羊数量众多肯定是够吃的,所以不用着急,他先让母狮们咬开一头羚羊的脖颈,让血液流出当作水源,先让中暑的小狮子们喝了一些。

  接着其他羚羊的脖子也一一咬开,为成年狮子供水。

  狮子们都贪婪地饮着鲜血,在这种旱季,一点水分都十分宝贵,更别说整头羚羊的血液了。

  而开肠破肚后,羚羊的内脏同样有着不少的血液,渥太华狮群缓解了多日来的缺水危机。

  接下来几天,杨弘毅就带着狮群在附近,极尽可能的猎杀贝萨羚羊,帮它们当做移动的水源和食物。

  一个星期不到,所有贝萨羚羊都被偷杀完毕,萨比森引进的新物种灭绝了一个。

  等到保护区发现这个事实时,渥太华狮群早已转移到而来其他地方。

  它们仿佛找到了生存密码,也不再长途跋涉去找寻水源,而是待在一个地方,等待疯狂找水的动物出现,尽可能的围猎捕杀,用它们的血液来填充干涸的身躯。

  而保护区装载动物的车辆更是成为了它们眼中的香饽饽,一经发现,便会立刻报告杨弘毅。

  北部引进的动物,正在渥太华狮群的偷杀下锐减,保护区每天都在不停亏钱。

  渥太华狮群已经有别于其他狮群,它们有了一套全新的生存模式。

本页面更新于2021-06-23 13:48:46